毕淑敏:中性

  很久以来我就知道,当买不到合适的女衬衣的时候,不妨到男服柜台转一转。那里是超出想象的花团锦簇呢!

  我的一位男性熟人脚小,以前总听他抱怨不得不买童鞋。有一次他神秘地告诉我,现在可好了,可以买女鞋了。我吓了一大跳,说你要穿高跟鞋了,是吗?他说,你一定是好久没到女鞋柜台去了。现如今的女鞋平跟有鞋带,简直跟男鞋一模一样。

  男人和女人都穿夹克。男人和女人都围丝巾。运动鞋早就不分男女。男人能爬上的山,女人也能爬;男人能飞上的天,女人也能飞。除了体育比赛还分男女,性别的界限被一块巨大的橡皮涂抹着,越来越模糊。

  于是,我想到了“中性”。

  中性是一种物质的属性。碱是一种沉重的苦涩,酸是一种尖锐的疼痛。唯有中性,豁达明朗温和平静。当男人和女人各自强调着自己的性别角色,在混沌之中摸索了许多世纪以后,不约而同地走向了中性。

  中性是一种视角。男人和女人就像两只不同的眼睛,隔着鼻子观察这个世界。特定的视角既帮助了他们,又妨碍了他们。在社会这所立体影院里,男人和女人戴着破碎的一只镜片的眼镜,影像模糊,头晕脑胀。中性是一副完整漂亮的新眼镜,它使男人和女人看到的景象真实而统一。

  中性是一种位置。赤道上太炎热,南极里太寒冷。唯有温带最惬意。太靠左了是悬崖,太靠右了是绝壁,唯有大路中间最安全。太阳底下晃眼,雷雨之中暗淡,唯有月朗风清的傍晚,我们既可眺望遥远的征程,又可欣赏路边的风景。这是一种良好的生存状态。

  中性是一种勇气。从远古时代,男人和女人就不断强化着服饰上的区别。如今忽视了外在的标志,就像撕去了货物的商标,更要靠内在的质量说话。性征不再是附丽于颜色、发式的皮毛,而是一种像灯笼一样由内向外渗透的光茫。中性像一片苍茫的背景,使性别的感觉珍珠一般凸现出来,江南娱乐成为魅力的源泉。

  中性是一种删削和简化。整个人类返璞归真,男人和女人大踏步地逼近终极的窗口,缩写为大写的人,抽象的人,纯粹的人。中性并不同于男人能办到的事女人也能办到。后者是风暴中一条小船向另一条巨轮的单方面靠拢。中性是海洋中的灯塔,我们都向那温暖的光明游去,戮力同心,遥相呼应。

  中性的实质是对体力差异的忽视。曾几何时,筋骨的强健是无数事物的度量衡标准。生理的差异是男性和女性永不泯灭的性沟。但历史并不是体育纪录的翻版,把男子和女子单独立项。高科技把体力的堤坝冲毁,机械加长了女人的手。只要按几个电钮,庞然大物会(www.lz13.cn)轰然倒塌。电脑不会计较揿压它的那只手是粗糙多毛还是纤细如柳。甚至战争也早不是刀光剑影的格斗,而在千里之外的觥筹交错中。

  意志的竞技场,不存在女士优先的法则。造物主不是绅士,而是猛士。他只青睐把它打败的赢家,才不管你是穿花袄还是长袍。

  我们站在中性的横杆前。女性不再受到歧视,也不接受优待。

  中性使世界明了,中性使世界严峻。不管你喜欢不喜欢,这个世界越来越趋向大一统的中性,显示的是每个个体独特的力量。

  

  • 毕淑敏作品_毕淑敏散文集
  • 毕淑敏:紫色人形
  • 毕淑敏:失去四肢的泳者
分页:123